某轩

请看看我的其他文呀~

【春风如信】第七十一章、养育(爱情)

第七十一章、养育

岳永树的拜帖炸开了极大的水花。

谢信还是裹着袍子坐在角落里,一句话不说。晋王明白他在避嫌。不过手下的人多少明白了点事,没有提出要谢信去做质子。只要不牵动谢信的事,晋王就还是之前的晋王,但凡涉及谢信,立刻会变脸。

“行了,谢信出迎,看看他懂不懂事。”晋王挥挥手,准备给谢信一个机会。

谢信点了点头:“王爷想怎么办?”

“都说了多少次要叫爹……”晋王叹了口气:“你去探探口风,别的事便宜行事。”

谢信起身抱拳:“谢信遵命。”

晋王望了别人一圈:“信儿是本王的儿子,别的人也不用盯着他看,管住自己的嘴。”

谢信明白这是让他带月儿去见岳永树的意思,虽然他不想原谅,但是他不能不领情,所以他低下头:“谢父王。”

晋王开怀大笑,转过头走到谢信身边,拍拍谢信肩膀:“好孩子,乖儿子。”

这种偏心超过了本该有的范围,不过是不情不愿叫了声父亲,就被这样公开的夸赞。谢信微笑,准备随他去。

谢信出现在月儿面前,月儿提着衣服跑到他面前,十分本能的勾住他的脖子:“你来看我啦!”

谢信一下子脸红了。从没有人教导过月儿,她对待自己的态度完全出于本能,她将自己视为哥哥一样的存在,谢信没想过岳永树竟然能将月儿保护的这样这样好。

月儿扬起笑脸:“有什么事?”

“月儿愿意嫁给我么?”谢信顿住了,他本想解释自己是为了保护她。可是看到月儿惊世绝美的容颜之后,谢信说不出下一句话。

月儿眨眨眼:“我皇兄也想让我嫁给你啊,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我的丈夫。”

谢信有些哽住:“你这样说,就不怕我对你不好么?”

月儿摇了摇头:“月儿会像之前一样不给你惹事的。”

谢信深吸一口气,伸手揽住月儿的腰,将她拉近自己怀里:“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月儿的,月儿放心。”

月儿第一次跟他这样亲近,也不由得红了脸。

“我们一会儿去见你哥哥,往后我要是有机会,还会让你见到哥哥的。”谢信拍了拍月儿。

“你对月儿真好!”月儿笑了笑,大眼睛里面星光闪烁。

谢信把带来的衣服递给照顾月儿的凤凰:“她很天真,但也不会惹事,你要好好保护她。”

凤凰低下头:“是,谢参议。”

谢信转过头:“你帮她换衣服,我去外面等。”

月儿低着头,看着身上小厮的衣服感觉有些拘束,谢信对她伸出手,月儿往前两步,谢信揽住她的腰带着她坐在马上:“走吧,我们趁着夜色去见见你哥哥。”

“月儿也会想念他的,但是月儿多少知道,哥哥他……”月儿抓着缰绳:“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容不下我们呢?”

谢信一只手揽着月儿的腰,另一只手牵着马。他叹了口气,这种被厌烦的情绪他十分清楚,只不过岳永树为了保护妹妹,如果自己也有妹妹的话,他应该会变成比岳永树更可怕的人吧?

这个世界上善善恶恶都没有定数,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而去伤害更多人的妹妹,谢信不知道哪种行为更高尚,但是他明白自己在不犯错的情况下要努力对月儿好。

不仅是补偿她,更是补偿自己的过去。

“我也不是被人喜欢的人,但是也一样有月儿理解我,我想也许他已经很努力了,但是他做不到罢了。”谢信叹了口气:“月儿,你不嫌弃我,我会一直对你好的,我……我有些,有些……”

谢信勒住缰绳,一时之间万籁俱寂,月儿两只手抓着缰绳。

谢信顿了顿:“我觉得我喜欢你,不是为了保护你,而是很想一直跟你在一起,不想分开,直到天长地久。”

月儿手有些发抖:“那,你也不讨厌我么?”

谢信低下头:“我这样有私心,如果你不喜欢我,等一切风平浪静了我就送你出京,你别被我吓到了……”

月儿低下头:“我也想见到你,只是,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,也……也喜欢……喜欢你。”月儿声音越来越小。

谢信从马上窜下来,然后焦虑地原地转圈,他听到月儿的意思,但是他又觉得不能把月儿一个人扔在马背上。

月儿低下头:“我也不想离开你,我想更多的见到你。”

谢信低下头:“是我不好,我不该在这个时候给你说这些。”

月儿连忙摇头:“我……我不好意思嘛……”

谢信笑了笑,又飞身上了马背:“我后面都会对你好的,我们结婚好不好?”

月儿很僵硬的点了点头:“好……好呀,好……”

谢信笑了一下:“往后我保护你,这就马上去告诉你哥哥。”

爱情的快乐

【春风如信】第七十章、平静

第七十章、平静

这种作秀式的表演带来了意料之外的好结果,不出一个月大家都知道是晋王求着谢信回家而谢信!一直都用各种方法拒绝。

是晋王的意思跟谢信又没什么关系,所以大家开始都高看了谢信一眼。晋王这才明白谢信先前说的话:

“王爷心中对我如何,手下的人就会如何对我。他们敢动我,主要是掐准了我是奉迎王爷的人,王爷其实弃我如敝履,他们又怎么会尊重我呢?”

谢信不过是过了一道例行的审查,就被重杖砸到内伤,然后又是针又是浸水,折腾的命都要没有了。

谢信对这件事嗤之以鼻:“还是留了些情面的,要是没有脱籍的时候,从来都是疑罪从有,不服就是重典。这件事要是放在过去,肋骨都能给我拽下来两根。”

晋王刚在睡梦中和小谢信互动过,如今听他这样说哪里受得了?晋王连忙去抱他拍背安抚:“有爹爹在呢,谁也不能伤害你。”

谢信回过头,有些不理解。都高高在上了那么多年了,如今这是哪一出?谢信轻轻挣扎了一下:“我十七岁出任务的时候,目标看上了我的脸,您也知道影卫没权利拒绝,更加没权利中断任务。”

晋王抱着他的手又紧了些,这事情他不知道,那个时候自己不知道在做什么其他的事情,完全忽略了在影卫挣扎水深火热的谢信。

“目标经常罚我,他会用剪刀,从这里,”谢信修长的手指指着自己的肩膀,然后下移到腰上:“到这里……”

谢信身上有好些剪刀刺出来的伤,晋王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心疼,后背连着脏器皮肤又薄,谢信瘦成这样根本没什么肌肉作为缓冲和保护。

谢信继续说道:“怎么看都比现在严重的多,但是那时候我照样要领一个月一次的鞭子,然后隔三差五还会被目标赏一顿板子。”

晋王没想到是这样,他只记得谢信那一阵子蔫了好久,脸上苍白到没有一点血色。他自然不知道谢信经历了什么,只是反复苛责。

谢信当时整个人都是麻木的,近乎逆来顺受。气到极致打一顿赶走,过两天谢信再拖着没有血色的脸出现。

晋王抱着谢信拍肩膀,见谢信不拒绝就继续顺他后背:“信儿,当时我不知道,对不起信儿。”

谢信摇头:“就是这样我也没气到内伤,反而是这一回我信着王爷,才委屈的内伤了。”

晋王叹了口气:“是我不懂你,不知道珍惜你。”

京城。

岳永树仓皇地逃回皇宫,却看到了屋子里的父皇和院子正中的一个水缸。

岳志指了指水缸:“解药,如果不想朕灌你,就自己主动喝了。”

岳永树摇了摇头,自己偷偷带着妹妹出京,又将她送走了,父皇如果知道,一定会暴跳如雷的。

岳永树坦然伸出双手:“我没什么好解释的,父皇要罚就罚吧。”

岳志一个巴掌扇在岳永树脸上,岳永树笑了。岳志明知他这个性格,抄起身边的龙椅往岳永树肩膀上砸。

岳永树感觉自己肩膀瞬间错了位,宫里的人早被自己得罪遍了,这种时候自然不会冲过来帮助自己。

岳永树蜷起身子尽力用脊背承接,但是宫中的家具都是红木所制,沉重不凡。岳志砸了几下累得气喘吁吁,挥手对着身边的人说道:“给他把药灌下去。”

几个人立刻强压住岳永树手脚,用筷子撬开他的嘴灌药。他们一向知道岳永树不得宠,所以为了讨好岳志只会更加严厉。

岳志喘匀了气发现岳永树还在地上挣扎,众人七手八脚也按不住他。他脖子上下颚上全都是青紫的痕迹。这哪里像是父对子?

岳志走到岳永树面前:“你去晋王那谈谈吧,让他与朕划江而治。”

众人放开岳永树,他此刻正缩成一团。

岳志的话岳永树听得心里苦笑:晋王造反有一大半原因是因为自己父皇昏聩,如今这样想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“人家风头正盛,凭什么和我们谈?”岳永树撑着身子起来。本以为父皇闹这么大是为了让自己喝解药,可是如今看来似乎也没有这个意思。

“你让他送个儿子进京表示诚心,朕可以考虑……”岳志信心满满。

“父皇,人家凭什么送儿子进京?凭什么不继续?凭什么和您划江而治?”岳永树笑出了眼泪:“您认清现实好不好?我们没有可用之兵,也没有能用之臣,拿什么打?用什么去谈?”

“那就坐以待毙吗?”岳志又抽了岳永树一巴掌:“什么都办不明白难道要朕亲自去做吗?”

岳永树摇摇晃晃站起身:“好,我去。”

去了说不定还能偷偷见见妹妹,他们兄妹见一面少一面。那么晋王那里有多少危险又算得了什么呢?

父皇一直觉得自己做这些是为了他,但是他太过自信了,以至于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,但是这样长年累月的打压之下,还会剩下什么爱呢?


又见面了

【春风如信】第六十九章、悔改

第六十九章、悔改

晋王只觉得头疼,他先前从没有见过这种事,但是既然谢信都重来了一次,那么他是不是也能回到谢信刚出生那个时候?

谢信穿好鞋子伸了个懒腰,样子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猫。谢信披了件外套:“王爷,我饿了。”

晋王叹了口气:“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。”

谢信不解:“好端端地这是说什么?”

晋王苦笑:“我刚刚抱着你做了个梦,梦到你刚出生的时候,我明明给你起了名字,应该更负责地照顾你才是,我不该这样。”

“没什么关系,别放在心上。”谢信挠了挠头:“影卫地位确实不高,若不是因为娘亲和我,现在依旧还要受责罚,饱受苦难。已经不同了,对于我来说,必须做的事少了一半。”

“你的内伤需要定期诊脉复查,不能马虎。”晋王皱着眉头。

谢信不禁莞尔:“都三天查一次了,还不够么?内伤也伤了一段时间了,就算是放任不管也不会怎么样,比上一世已经好的多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放任自流?”晋王有些着急了,虽然伤在谢信身上,但是晋王却比任何人都着急:“一定要按时服药,多吃一些补品。”

谢信摇了摇头:“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我不该也不能这样做。”

晋王皱了皱眉,内伤调理是富贵病,郎中建议每天一两燕窝熬粥,晋王也许了,但是谢信却还是拒绝:“你的身体重要,对你有好处的法子都要试试看。”

“我做影卫的那些年,连早餐都没有,如今每天早上都有粳米粥和酱瓜,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。”谢信叹了口气,他从不愿意故意提自己的过去,但是他更加不愿意被王爷区别对待。

他心里还是认为自己名不正言不顺,不是被期待的孩子,他心里跟自己叫着劲,不愿意放过自己。

谢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会这么记挂这件事,还会因为这件事反反复复地作。

晋王满脑子都是昨夜梦中那个穿着虎头鞋带着虎头帽的谢信,那些过去已经无法追回了,但是现在却是他能抓住的最后稻草。

晋王起身:“往后几天你和我同吃同住,我给你立威,你听我的,我把该给你的全都给你,你放心。”

谢信笑了一下:“我一个人过惯了,王爷何必这么麻烦?”

“昨天抱你很好,就算是为了我吧。”晋王叹了口气。

晋王没想到,每一次抱谢信入睡,自己都可以进入那个梦境中陪小谢信再长大一点,梦中的小谢信会甜甜地喊他“爹爹”,会信任他依靠他。

晋王在梦中开心的不得了,这个发现让他欣喜若狂。

于是虽然在现实中晋王没有得到谢信的原谅,但是在那个世界里却和小谢信感情弥深。短短半个月,大家就都知道晋王是真的宠爱谢信的了,于是自然无人敢去触霉头。

一番操作下来,谢信算得上勉强实至名归,获得了一些应有的尊敬,除了一些“改朝换代”的风言风语之外,谢信的身份倒称得上被人认可。

晋王的亲信甚至对谢信的态度也有了回转,毕竟谢信确实带兵很有才华,再加上他又是王爷的血脉,许多事交给他远远比交给外人来得顺遂安全。

行军之人直来直往,了解了谢信以后甚至有人专门带着酒给谢信赔罪,谢信也既往不咎。影卫独立成军,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个个都是精锐,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。

谢信晨起打坐,气息在小一个月的调理之下恢复的差不多了,晋王每次见他打坐,都会沉默的帮他护法,经历了照顾另一个世界小谢信的日子,他越发找到了做谢信父亲的感觉。

所以他对谢信的态度自然也不同以往,谢信这种通透的人虽然不明就里,却也不会多问。

一时之间,和谐的诡异。

谢信回过头:“王爷,您最近对我好了许多。您这样对我,我都快心软了。”

“你有没有梦到什么?”晋王忽然问道:“有没有梦到小时候什么的?”

谢信摇了摇头:“我的内伤还在恢复期,每一天都睡得很深。”

晋王每一天在梦境中跟着小谢信长大,他亲自教小谢信走路,一招一式地给他比划,小谢信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崇拜。

那些错过的岁月被一点点地拾起,和眼前的谢信逐渐重合。

“信儿,回家好不好?”晋王继续试探的说道:“我之前没有好好待你,是我的错。”

谢信微微皱了皱眉:“王爷为什么还提这件事,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共识了么?”

晋王放软了语气:“我最近觉得很对不起你的母亲,你能不能……”

“我没办法替她原谅王爷,但是有个虚妄的名字总好过不明不白。至于我自己,”谢信叹了口气:“我不在意这些了……”


(火葬场)

【春风如信】第六十八章、温馨

第六十八章、温馨

谢信睡着的时候一点都不凌厉,甚至十分柔软。他身上还有内伤没有痊愈,呼吸的声音比平时浅一些,急促一些。

谢信听到有人进来却还是疲惫得张不开眼睛,只是转了个身,往靠墙的地方贴了贴。晋王蹑手蹑脚站在谢信床前看他,脑海中都是他刚出生时候的样子,谢信眼睛非常有神,可是他却在当时本能的逃避着谢信的目光。

晋王摸了摸谢信的手,发现他的手还是冰凉。泡了许久本以为可以暖和一点,可是谁知道他却这样。晋王脱掉鞋子试探性地从谢信身后去抱他,谢信略微挣扎了一下,晋王在他耳边缓缓说道:“是父王。”

谢信一下子放松了身体,只是说了句:“我冷。”

晋王回应的抱了抱谢信,谢信也本能地靠近晋王温暖的胸膛。晋王被这种突如其来的亲近弄得手足无措,这应该是一种奖励啊!

他连忙将谢信的被子拉的更靠上一点,还隔着被子轻轻在他肩膀上拍了几下。

谢信轻轻伸展了一下身体,然后心满意足地打起了小呼噜。

晋王拍着谢信也睡了过去,毕竟这样温馨的时光对他们父子来说都不多。谢信则是太困了,而且两世为人都从没有觉得这样安心过,就好像可以停在这里,获得一丝慰藉。

谢信笑了笑,准备放下一切狠狠睡一觉。



晋王意识到自己怀里抱着的孩子正是谢信,心中一瞬之间拥有了许多不切实际的开心,谢信明亮的双眼直视着他,晋王发自内心地笑了。

“是个白白胖胖的公子。”稳婆看到晋王的笑容,立刻明白了屋里的女人虽然没有正经的出身,但是晋王对这个孩子还是上心的。所以恭维的话立刻就像不要钱一样倒了出来。

晋王脑海中滚动着和谢信相处的画面,谢信说的前世他没有参与,今生过了大半对他却只有愧疚,如今新的开始在自己面前,他决定好好把握。

“谢信,叫信儿。”晋王回过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。

稳婆本想把孩子抱回去,可是如今晋王抱着谢信不撒手,不仅当场赐了名字,甚至还笑得这样开心……这怕不是,要母凭子贵了?

“本王进去看看。”晋王依旧抱着谢信不撒手,他只觉得怎么都看不够。只是仔细打量却发现谢信的抱被是旧的,衣服也显得不合身。

晋王心中一痛,立刻想起了他之前的亏欠:“信儿的虎头鞋呢?信儿的新被子呢?这是本王的儿子,怎么连件新衣服都不准备?”

稳婆十分着急,身边的管家见状立刻反应了过来:“因为是,是……是急产,东西都还来不及准备,已经让人连夜去绣了,估计再过一时半刻就可以绣的好了。”

晋王将自己宽大的袍袖盖在谢信身上:“没有新衣服就穿本王的吧。”

这句话里面不仅有给刚出生的孩子立威的意思,更有偷天换日改朝换代的意思在里面。众人立刻愣住了。

“我们还准备了一些奶妈的人选,王爷等会儿要不要亲自见见?”

晋王点了点头:“本王进去看看她。”

屋内虚弱的女人已经泪湿了眼眶,晋王将谢信再递给她:“我们的儿子,叫谢信,我将来会好好照顾他的,你放心吧。”

那女人抬起了头:“谢谢王爷,谢谢王爷……”

“还以为你会怨我。”晋王叹了口气:“我先前做了好些对不起你们母子的事情,往后……”

“影卫没有资格反抗,也不是故意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……”那女人叹了口气:“只是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会动了,就不忍心让他……我自知罪孽深重,污了王爷的清名,我知道要怎么做……”

“你活下来可以照顾他。”晋王有些无力:“他才这样小,没有娘亲多可怜啊。”

“我活着一天他就要被影卫带走,我不想他沦为影卫。”那女人盯着谢信目光温柔:“王爷,请您给他一口饭吃,让他……”

“他是本王的儿子,本王自然会保护他,你放心吧。”晋王看着那女人错愕中带着释然的目光,忽然觉得自己也该给她一个名分,让她能够好好爱谢信。

填补谢信从小失去的那一部分自我,让他能够在阳光中一直笑得舒心。

“王爷,小公子的虎头鞋和新衣服做好了,您看……”管家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晋王背过身:“我来拿吧,屋里不方便。”

晋王将托盘拿回来,那女人解开谢信的包被,给他换新衣,又给他穿好虎头鞋戴好虎头帽。她看了谢信很久,才依依不舍地把谢信递给晋王:“有人能待他好,我就已经满足了。妾身谢王爷成全。”

晋王接过谢信,发现谢信打扮了一番之后更加玉雪可爱。

“妾身活着,就是他前路上最大的障碍,妾身明白,妾身无憾……”

晋王回过神来却发现那女人胸口插着一把剪刀……

猛然张开眼,谢信已经坐起了身子:“明明知道我吃软不吃硬,王爷您是故意的。”


真的喜欢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的……

【春风如信】第六十七章、无奈

第六十七章、无奈

对于别的孩子来说,能够认祖归宗都是求不得的大事,可是谢信却只是一再推诿。自古以来男人多是先喜欢了孩子的母亲再喜欢孩子的,庶子靠着个人能力翻盘的例子少之又少。

如今他甚至已经妥协到允许谢信的娘亲进门,为什么谢信还是要这样?他迫到尽头谢信也只是愿意交换。

认祖归宗这件事,对于他来说这么艰难的么?

晋王不理解,分明一开始他是激动愿意的,为什么到现在……要变成这样呢?

“谢信最开始觉得自己可以胜任,但是现在,谢信觉得自己不值得。”谢信低下头:“所以不如索性一别两宽。”

晋王自认为从没说过他不值得,反而是谢信一直敏感,他叹了口气,实在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刺 激了他,让他不舒服:“我哪里做错了么?以至于让你觉得不舒服,觉得我高高在上。”

谢信摇了摇头:“我们本就不是寻常的人家,谢信之前地位太低,就算勉强归了籍,一样也会被排挤嫌弃,我不该想入非非的。谢信已经成年了,那些照顾……挺多已经不再需要了。”

晋王点点头:“我之前不知道你需要什么,我想补偿你,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你好起来让一切好起来。”

谢信沉默了,虽然他还在生气,但是他还是能够感知到一切的。

晋王看起来非常真诚:“能不能,教教我?”

谢信低下头,叹了口气:“为何非要强求谢信呢?如果可以选择,谢信宁愿不出生,宁愿不愿意不做王爷的孩子。我心中的父亲是愿意且期待着我的,而不是像王爷这样,您不能……”

不能让我满足儿时的梦想,不足以支撑我过去的苦难,不足以让我和自己和解。我也很痛苦,您知道么?

谢信叹了口气,不再说话。

晋王没想到谢信心中这么多弯弯绕绕,还好外面的小厮给自己解了围:“王爷,二公子的药熬好了。”

谢信擦干头发,披好外套:“我这就去服药,王爷可以让他们给我下一点猛药,谢信不怕折腾,现在这样温养,总是好得不爽利。”

晋王和郎中们讨论过这件事,影卫药性太过霸道,看似好得快实际伤身体。这样的细节贯穿在谢信生活的点点滴滴中,两人早就不同路了,可是晋王却出于私心不愿意。

谢信换了一身青竹色的长袍,不着红色的谢信显得没有那么凌厉,没有腰封的衣服让他看起来十分单薄,显得脆弱了不少。

谢信的样子很像谢俣,至少也是一样脆弱,一样无助。晋王狠狠心疼了一下,他知道顾及着脆弱的大儿子,却忽视了能力更强的小儿子。

这样怎么看都是端不平水,所以他温柔了声线:“披件衣服吧,外面冷。”

谢信回眸一笑:“王爷喜欢我这样么?我是不是应该多做文士打扮?”

晋王听他这样说,不知道怎么回应:“你怎么样都可以,都是我的儿子。”

谢信点了点头,侧过头微笑,然后端起药碗一饮而尽。他轻声说道:“我服了药想睡一觉可以么?药里面有安神的成分,每一次都犯困。”

“温泉外面有休息的地方,信儿先去睡下吧。”晋王叹了口气,只得随谢信去。

“你也看到了,我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原谅的。”晋王对自己的大儿子说道。

谢俣叹了口气:“我也很想像父王和信儿那样强壮,不也一样没有机会。”

晋王愣住了。

“信儿心里的伤身上的伤都那么明白了,父王怎么还不懂他呢?”谢俣也起身:“父王,您也应该给信儿机会,他可以有机会发脾气,为什么您不愿意呢……”

晋王沉默了一会儿:“我没办法对他客观,他总能让我失去理智。”

谢俣叹了口气:“您看到他身上的伤痕,他伤心敏感生气,就应该被原谅了啊……而且他的娘亲也是他心底的一根刺,怎么可能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呢?您不该用他的娘亲跟他讲条件。”

晋王没想到会这样,也没想到谢信心中也很为难。

“您现在应该去陪陪他,去照顾他。”谢俣叹了口气:“或者给他备一点餐食,他很在意细节心又软,他自己内心肯定也在疯狂拉扯。”

晋王叹了口气:“我以后会对他好的。”

谢俣点到为止:“而且信儿很担心和我的关系。”

晋王点了点头:“他很担心自己的势力影响别人,一个劲儿努力撇清,甚至有些矫枉过正了。”

“我很想他能够代替我做必须做的事情,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辅佐他。”谢俣叹了口气:“他真的更合适,他能够把影卫管理的好,是很有天赋的。”

晋王明白这边也是一条死路,所以只能叹息:“你也别多想,我自有考虑。”


(其实有很多其他是非的,明天要休息呀

【春风如信】第六十六章、妥协

第六十六章、妥协

晋王知道谢信想保护那个女孩子,但是他从没有教过孩子如何去接触异性,此刻不禁满满担心。

“岳志昏聩,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他的儿子纵容。”晋王思索着谢信从没有被自己身边的人好好对待过,但是确实一表人才能力不凡,换个环境会被许多人喜欢爱戴的。

只不过晋王有一些不愿意相信岳永树,担心着他的妹妹也是一丘之貉。顾及着谢信的情绪,晋王慢慢说道:“倒是可以从长计议……”

“我不会背叛王爷的,永远不会。”谢信叹了口气:“无论我和谁在一起,能不能逍遥江湖,都不会做不好的事情,不会让王爷左右为难。”

晋王摇了摇头:“不是说这个,你的人品我信得过……”

“可是你也没有站在外面说相信我。”谢信忽然之间情绪有些激动,然后就是一连串咳嗽:“我只求王爷的一句话……不是说将我看作儿子么?那么为什么不替我分辨一声呢?为什么不顾及我将我交给别人呢?为什么连我的内功都要夺去。,为什么不告诉别人您愿意相信我,不愿意站在我这边?”

“可是我做了事情啊,你看不到么?”晋王叹了口气:“你没发现最近风气已经逐渐变了么?你不觉得我在这里面也做了努力么?”

谢信冷笑了一声:“积重难返的道理谢信自然懂,所以我从来都是约束影卫的权利,从来没有主动挑过任何事端,从来不会做的不好……”

可是还是要用我受伤来做结尾。

谢信继续说道:“我又不是那些争风吃醋的女子,要靠着偏爱往上爬,我不过是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罢了,这样也很难的么?”

晋王哑口无言,他之前有许多对不起谢信的地方,就算现在谢信做的也没有巨大的毛病,他最多是有些不太像以前那样小心谨慎,不像之前那样恭顺。

谢信回过头:“我是没有之前那么孝顺了,可是那也是因为我的心一点点凉透了啊,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,只有不是的子女。所以我从没有怪过您,但是我希望您放过我,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执拗了。”

晋王叹了口气:“我好总会把事情弄得很糟糕啊!”

谢信摇了摇头:“我求您放过我,我想能够为了自己活几天,可以么?”

“真的已经这样厌烦本王了么?”晋王叹息一声。

“谢信也是王爷血脉,这些年来兢兢业业只怕多少还是有些陪伴在身边,可是为什么,王爷对谢信没有一点点感情呢?”谢信笑了笑,对自己的过去多少有些和解:“我之前没奢求过王爷能对一个影卫产生感情,谢信明白自己不过是一个物件,一个命和茶杯差不多轻贱的物件,所以当王爷说要对谢信好的时候,谢信的逾期是自己会成为王爷心爱的物件。”

晋王不知道谢信这样想,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:“不是的信儿,我只是还需要时间和你相处,需要机会培养感情……”

谢信摇了摇头:“谢信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,从没有动过一丝一毫不好的心思,只不过怀璧其罪,说的越多越会被嫉妒,谢信明白道理。只是谢信虽然是个物件,却对自己的父母期望很高,盼着能父慈子孝,盼着能被呵护……”

晋王被他说的也只有沉默,他确实没办法在这方面满足谢信,他也有自己的考量。也确实不能做到谢信想象中那么不顾一切。

晋王叹了口气:“对不起孩子,因为我从来没有让你满足开心过,所以现在才会如此执念。我没想过让你这样,虽然先前我不亲近你,但也确实不是故意毁掉你。”

谢信点了点头:“我是不是太懂事了,我应该发脾气的。”

晋王点了点头:“我确实亏欠你,但是能补偿的部分也就只有那么多,你心里明白。”

谢信低下头,他怎么可能不明白?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,他如何不知道往事不能追忆,过去无法重来?

但是他真的错了么?

他不该要求么?

为什么……

晋王拍了拍谢信肩膀:“往后我努力好不好?虽然可能做的没有那么完美,给你的爱也不够多,但是我会相信你,不会随意听信谗言,我还会给你机会发挥自己的才能,只要你相信我,以后会不一样的。”

谢信自然明白双向奔赴的道理,他点了点头:“您真诚的时候就会让我感动,但是有些时候我也想得到一些安抚的……”

谢信叹了口气,站起身,感觉自己越说越卑微,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,可是却无法抹掉这样的自己。

“等下一起吃饭吧,吃过饭记得喝药。”晋王熟稔地说道。

谢信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王爷就是这样一个人,只会在意自己想要在意的细节。

“认祖归宗吧?”

“我不。”


王爷能够被原谅是因为他从来没什么变化,我想写一个不会三千六百度认怂的渣爹,大家等等我

【春风如信】第六十五章、补偿

第六十五章、补偿

李守成的事情谢信没有跟进,晋王回来的时候只是表扬了谢信说他处理的得当。谢信还是在庆功宴销声匿迹,晋王是在角落里找到他的,微醺,已经睡了过去,但是手里却还握着一支酒杯。

晋王叹了口气,抱着他回房间,想给他换衣服却被谢信一阵拳打脚踢。谢信被摆弄地并不舒服:“小文,别折腾我,让我睡一会儿。”

晋王不答话,只是折腾几下谢信就疯狂的咳嗽:“信儿,下回别喝酒了,你身体还没好,怎么就不上心呢?”

谢信抱着被子缩墙角,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。


“信儿,这城里有一眼硫磺温泉,正好带你和你哥哥去泡泡。”晋王大手一挥:“你今日也无事,我知道。”

谢信推辞的话堵在胸口,最终只是点了点头。

晋王屏退了众人,率先解开汗巾子。晋王身上也有许多伤口,但那些大多数是金戈铁马留下的痕迹。

谢信默默解开衣服,背对着两个人,他后背上有许多旧伤,从脖子到脚踝没有一处完整。谢信也深深吸气:“王爷,污了你们的眼睛。”

晋王沉默了,谢信的伤掩盖得一直很深,一直以来他都显得太坚强了一些。晋王默默拿起手巾替他擦背,手碰到他旧伤的时候却也不免放轻了力道。

谢信只觉得热水泡到心脏直疼,从没有人是这样对待他,这样的温柔让他差点冲口而出自己感动了。

晋王没有仔细打量过他,可是他肩胛骨下方属于影卫的烙印却那样深,这么多年也没有褪去。这痕迹不仅在身上,更在谢信心上,晋王明白只有让他放下这样的过去才能拥有更好的未来。

谢信情绪也很激动,他明知道自己太好哄了,完全不会生气,甚至舍不得亲自斩断这种联系。

他本可以在一开始就拒绝,按照上一世的顺序规规矩矩做个臣子,但是他偏偏要去招惹王爷,偏偏要玩认亲的游戏。

借着氤氲的水雾,谢信流泪流的肆无忌惮。这么多年来,又是两世的时间,怎么可能不渴望呢?

晋王感觉到他哭了,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他。两个人都不宣于口,唯有沉默。

谢信叹了口气:“有些时候,我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,所以没办法去给自己证明。”

晋王点了点头,明白他心中最委屈的事情应该就是自己多年影卫的身份,但是事已至此,危害也已经形成,又怎么会轻易抹平呢?

谢信继续说:“在影卫的时候虽然辛苦,但是一切成就都是因为我是我自己,而不是因为我是谁的儿子,是谁的弟弟……”

“总觉得认你回家没让你打开方便之门,甚至能给你机会让你更方便,可是谁知道现在不仅没有让你有所保证,甚至折断了你飞翔的翅膀。”晋王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之前一腔孤勇认了你,没想到却让你畏首畏尾了。”

谢信将下巴搭在手臂上,微微闭了闭眼睛:“我怎么配做王爷的儿子呢?我只想做在池塘里摆着尾巴打滚的小乌龟,也不愿意做庙堂上被供奉的神龟啊。”

晋王听他这样说,也不禁皱起了眉头:“信儿,你只是你自己啊,我也只想给你帮助,成为你的助力,而不是这样,像现在这样让你连一句反抗都做不到。”

“我觉得我无法自洽,已经不再像是之前的谢信了。”谢信继续叹气:“我也想成为之前的人,不想做一个如此矛盾的人。”

晋王理解了谢信一点,可是又不能完全懂。所以他试探着问:“以后要怎么做?”

“我想娶月儿,可以么?”谢信叹了口气,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做一个合格的丈夫,但是他明白若是现在的情况继续下去,只怕唯有这样才能保护月儿。

晋王不知道谢信这句话是代表着成全还是代表着妥协,他只是皱着眉头:“你想好了么?”

谢信低着头,当然不只有一方面的考量,他低下头:“只有这样,才能让哥哥的势力得以保全,才能让大家都稳定,才不会因为我一个人让大家产生分歧。”

只有这样才能不让其他氏族因为联姻而站在谢信身边,说来说去还是一种撇清:“你真的这样想么?已经确定了么?”

谢信点了点头:“她对我也挺好的,这样不也就够了么?”

看着一个劲儿想要边缘化自己的儿子,晋王不知道是什么心思,只得叹了口气:“如果你想好了,我也不好干涉, 不过怎么样都要先回家,行冠礼再大婚。只是她一直都……高高在上,你确定她愿意跟着你么?”

“我确实不配,但是她应该会清楚,她太过于危险了,所以,”谢信低着头:“她应该不会拒绝我的。”

“那么她的哥哥……”

“她的哥哥做错再多事,也与她无关不是么?”谢信别过头:“更何况,谢信已经是无辜落入影卫,现在见不得其他人跟我命运相似。”


谢信还是清醒的

【春风如信】第六十四章、救援

第六十四章、救援

谢信出现的时候,就好像一道光。晋王没想到谢信会这样不计后果,也没想到是谢信来救他。

谢信的军队开了一条血路:“李守成明白王爷的路数但是不明白谢信,我们可以全身而退。”

晋王看了一下谢信带来支援的力量,沉思了一下:“可以反打一波。”

谢信低着头:“谢信并不同意……”

“听我的。”晋王直接反驳。

谢信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

晋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路过谢信的时候拍了拍谢信的肩膀:“我知道你心里不这么想,但是这件事是大局,你没回家的时候潇洒自在,回了家却这样畏首畏尾。终究是本王耽误了你啊……”

谢信笑了笑:“王爷说笑了,谢信只是觉得何必兵戎相见呢?这一战下去,我们就再也没有回头路走了。”

晋王回过头:“我们早就没有回头路了,李守成若是能够为我所用自然很好,但是他既然要和本王争夺势力,打压本王的儿子,这件事性质已经不一样了,你往后也是国之栋梁,中流砥柱,不能老把自己看这么低。”

谢信点了点头:“谢信听从王爷差遣。”


一个时辰后,晋王看到谢信在沙场上的勇武不禁感叹:“谢信果然是更像自己的孩子。”

晋王有了两个出色的子嗣,心中十分踏实。只是他也不能老让谢信冲在前面,于是他冲着谢信招招手:“你先回来,我自己去找李守成谈。”

谢信明白是王爷不想自己染上哥哥外祖家的血,谢信叹了口气:“我陪王爷一起去吧,谢信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在意的。”

晋王眼中闪过一丝感动,但还是摇了摇头:“你在外面整编残部,然后收拾一下准备进城吧,李守成和我的恩怨自有我们两人解决,不必也不需要牵扯其他的人。”

“我晓得了。”谢信点了点头,转身去做其他的事情。谢信安抚民情,掌握情报,又接见了乡绅官员。

大家都不满岳志的统治,正义之师到处也鲜有负隅顽抗之人。谢信让人好好保护李守成的家人,不许外人进入李府。

谢信派人把属衙收拾出来供王爷和世子居住,他是能镇得住场子的人,本来也有佐王之才,此刻有了机会,自然可以轻松从容地处理一切。


谢俣进城的时候,谢信出城相迎,直接跪伏在路边,他尽量低下头,显得谦卑。

谢俣停下轿子,下来亲手扶起了谢信,然后拉着他一起上轿子:“你我本是同根生,何必这样呢?”

谢信笑了笑:“就算是这样,嫡庶也是有区别的。”

“父王只有我们两个孩子,哪里有嫡庶分别?你想太多了。”谢俣拉着谢信坐下:“兄弟之间没有什么不同,别怕。”

谢信叹了口气:“世子殿下和我云泥之别,谢信不敢肖想。”

轿子里,谢俣一直抓着谢信的手,不说话。

谢信起初还说了一些赌气的话,但是后面却发现自己不该对着哥哥发脾气。意识到这一点以后,谢信就闭了嘴。

谢俣听他不再抱怨,顺手将他揽进怀中:“我知道你委屈,也可以对我说的,不用畏首畏尾的。我虽然身体不好,但是终究还是个男人,你们不用这样对待我。”

谢信点了点头:“我很纠结,一直以来都没想通我到底应该如何自处。”

谢俣拍拍谢信的头:“你别怕,你说出来,我尽量帮你。”

谢信叹了口气:“我之前想要更加渴望和王爷做父子,但是我现在觉得我不该想要这样。我的过去知道的人太多了,也不能被抹去。”

谢俣安安静静地听着。

“我想王爷也差不多,之前对我亲热是因为确实想要对我好,只是谢信常年做影卫,身份不高。爬的那样高,会招致别人的嫉妒的。”谢信低着头,仔仔细细思索着:“我有些……不知所措。”

谢俣拍了拍谢信的头:“你说的对,但是我们都坚持的话,总会不一样的。现在是因为我们在打天下,一切很难顾及。等到天下稳定了,影卫还是归你,你们可以永远在一起。”

谢信连连点头:“我只想让影卫能够跟我一直在一起,有家人,有人关爱……我对于权利没有什么追求的,也很担心别人忌惮我。”

“信儿别这么说,你的才华人人可见,多少都被人嫉妒,但这并不是信儿的错,信儿这样好,也应该自信一些的。”谢俣知道谢信不自信,也明白谢信经历了太多自己不知道的过去,这种过去让他非常不自信。

谢信点点头:“影卫众人压抑太久,我一直告诉他们要谨言慎行,可是有些人压根不能容忍谢信和影卫有什么要求。”

谢俣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这件事我以后会告诉父王的,你回家,影卫才能更好。”

谢信愣住了,若有所思。

他们需要重建秩序

【春风如信】第六十三章、回正

第六十三章、回正

晋王开始反思他们父子的关系,他这些日子用各种谢信在意的东西要挟他留在自己身边,本以为好不容易拨开云雾,可是谢信这一次伤身伤心,对自己充满着抵触。

谢信则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,因为多少没有了期待,所以反而显得轻松。虽然内伤牵连,身体也不是那么舒服,但毕竟自己的行动已经不太受约束了,反而轻松了不少。

晋王总是在院子外面观察,不敢接近,只能远远看着他,给他送饭送药送点心。谢信偶尔接受,药的话会立刻喝掉,饭食会在自己催促的情况下才吃掉。

至于点心,他会和其他人分食。


谢信拒绝和李守成兵戎相见,原因是谢信认为李家是世子亲人。晋王实在不理解自己已经做了决定,俣儿也做了决定,为什么谢信还是这样坚持呢?

晋王不懂,所以有一天他不经意去问。

谢信停下手头的工作:“谢信一生没有亲人,也没有其他人偏心。谢信一直盼着能有一个亲人,我想他再怎么说也都是世子的亲人,不会苛责他,也会对他好。”

谢信脸上闪着柔和的光晕,眼神里面也满满憧憬,晋王心底很痛,因为谢信把那些虚无的血缘想得太美好天然了。

哪有那么多没有原则只因为血缘的好意呢?血缘哪里会有那么尊贵高尚呢?他在世界上或许只有自己和俣儿两个亲人,自己不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他么?

想到这里晋王不禁放软了语气:“信儿,李守成是为了自己,哪里会为了你哥哥想呢?你哥哥的助力是你,不可能是别的什么奇怪的人。”

谢信回过头:“我晓得了。”

晋王听得出谢信的语气松动,心中也有一阵感慨:“你看起来挺冷的,可是没想到……”

谢信笑了一下:“我哪里有资格,只是谢信知趣,明白自己不该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和王爷做父子。我们其实不一样,我心里明白的……”

晋王摇了摇头:“往后你会明白的。”

谢信别过头:“我曾经觉得我可以做到,可以有一个家。但是王爷和我并不能做父子,至少并不能做一对普通的父子。”

“我对你也有感情的,至少现在是有的。你也应该相信我的……”晋王叹了一口气。

谢信抬头看了一眼:“我并不傻,我只是太过于相信父母和孩子的感情了,我只是很想拥有,可是这些东西早就已经注定好了,谢信从出生时就没有过,更不要说……”

晋王愣在当地。

“但是您是不是真心的,我是能感受得到的。”谢信继续说道:“因为总是能够感觉到似有似无的真心,所以会被感动。”

晋王更加不是滋味,他觉得自己完全辜负了谢信一颗纯洁的心,晋王拍了拍谢信的肩膀,转身离开。


晋王亲自带兵解决李守成的,绕过了谢信也绕过了谢俣。谢信明白晋王是不想自己为难,但是也明白哥哥应该并不开心。

所以破天荒的,谢信主动去了谢俣的屋子。谢俣在练字,可是却也写废了几张,谢信弯腰捡起来:“我担心……”

谢俣摆了摆手:“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能明白信儿,信儿不会跟我因为家里的事龃龉的。我懂信儿,但是外人……”

“其他的人一定不会理解我的,他们会觉得我心思深才赢得了王爷的尊重。这一次的事情告诉我一个道理。”谢信低着头:“我不该肖想和王爷做父子,就算王爷抬举我,我也不应该这样没有眼色。”

谢俣叹了口气:“也是父王没有思索仔细,他只以为扶你上位就可以保你平安,但是从没想过这里面牵连复杂。一切需要好好运作才能合适,而你们又太顾及我的感受了,这样也不好,我其实并没有那么脆弱,你和父王都太过于小心谨慎了。”

谢信摇了摇头:“我能感受到亲人的重要,虽然我身边没有……”

“信儿,怎么这么说?”谢俣叹了口气,谢信从不跟他发脾气,每件事都能拎得清,但是信儿终究之前受过那么多委屈。

谢信叹了口气:“哥哥,我们终究不同的,我的过去没办法抹去,我之前也觉得到了新的地方就无人反驳了,可是……”

谢信恰到好处顿住了,他从来都不会提起自己的过去,更加不会在自己的哥哥面前这样说,只是他最近确实委屈,让他也有些无所顾忌。

谢俣坐在他身侧,轻轻拍了拍谢信肩膀:“往后就会不一样了,你别怕,总能好起来的,你也知道我们做的事千难万险,稍有差池万劫不复。”


“二公子,王爷被困首山,您看要不要增员?”一名传令官满头大汗。

谢信回过神来:“我去救援,哥哥,靠你坐镇军中了。”


反复互相救援,摊手手

【春风如信】第六十二章、怀疑(拉锯战)

第六十二章、怀疑

谢信只觉得胸口非常压抑,然后是一阵窒息。回过神来已经看到了天空,晋王抱着他:“信儿,回去歇歇。”

谢信点了点头:“暂时是这样吧,我现在哪里都去不了,没办法也不能……”

晋王叹了口气:“要是你真的不想留下,那么自然……”

“我也想过留下,但我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。”谢信叹了口气:“之前几天还想着要不这样算了,可是……”

“我没想你心中真的这样介意。”晋王继续叹气:“你也知道军中有问题。”

谢信摇了摇头:“不是的,我不介意王爷的处理方式,可是王爷您一点都不允许我生气啊。”

“只是生气的话,可以哄得好么?”晋王抓住他话中的重点。

谢信含着泪,点了头:“总觉得我的情绪比之前容易冲动了。这样不好,我不想这样。”

晋王明白他的意思:“从头到尾你都是为了大局考虑的,在努力拖延时间,但是无论是我的势力还是你哥哥的势力,他们都应该允许你的出现。这件事很难,牵一发而动全身,但是触碰到你就是底线。”

谢信明白晋王是对自己说他处理亲信和给李守成下战书的事情,他自然懂事:“我能懂,但是从小他们就不许我有脾气,我只是还别扭着。我心里也明白要不是王爷看重我,就算我再发脾气也不会改变现实。”

谢信这样清明却还是愿意陪自己演戏,晋王不知道他其实存着这样的心思,只觉得谢信心思太深,终究需要更多的呵护。


借着养伤,晋王有事没事都往谢信院子里跑。谢信还是一如既往地简朴,对生活要求低的出奇。

他虽然已经是自己公开了的儿子,但是行军辛苦加上他本人从不享受奢侈的生活。让他的日子显得清苦又自在。

这本就是谢信自由自在的生活,晋王先前不懂谢信,如今却……

谢信先前说过自己的前生,说过前生自己觉得他简朴生活是为了招徕门客,为了和自己分庭抗礼,觉得他功高盖主。

晋王叹了口气:“信儿,今天有点好些了么?”

谢信笑了笑:“我没事,身体也总会好起来的,现在有药有时间休息。养伤的地方又干燥又舒服,不会有那么多损伤的。”

晋王听他这样说,有些莫名其妙地平静:“你有自己的家,永远不会是一个人。”

谢信避过头:“我不过是无根的浮萍,从没有想过能够安定下来,哪里对于我来说都是一般。”

晋王抓过谢信的手,现在他的手还是很冷:“多喝点红枣茶,你的身体自己不经心,别人也不能全都替你。”

谢信沉默着点了点头:“可是我觉得这样已经可以了。”

“钱不够花么?”晋王问道:“听说你把自己的份例银子都贴给了影卫。”

谢信点点头:“影卫自古没有俸银,如今王爷养着影卫已经是极大的支出,谢信不能不懂事,但总是盼着他们能够和正常的人一样,过好日子,娶妻生子,有朋友有亲人。”

晋王听他说的凄凉,这件事已经距离他太过于遥远了,可是带兵出身的晋王如何不理解谢信呢?谢信小时候就和这些人厮混在一起,感情只怕更深。

晋王清了清嗓子:“你喜欢就去做吧,你的药家里来付,不用自己想办法,听他们说你不用止疼药,这些药能让你养的快些,还是不要拒绝了。”

谢信不可思议地抬起头:“已经太多了,我留着钱也没有什么地方用,家里还给我做了衣服供我吃饭。”

晋王摆了摆手:“你的钱怎么花都随你心意,等我们进了京城,你也会有自己的封地宅子,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多些产业。听风楼的收入往后你自己留着给影卫运转就好,不用再上交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谢信有些纠结:“谢信势力不能太大,谢信的势力会影响世子的口碑和关系……”

“要不然你将听风楼的收入用来自己支配吧,但是你是我的儿子,理所应当由我来养。”晋王伸手摸了摸谢信的头:“你才多大,不用瞻前顾后,影卫永远属于你和你的子嗣,无论是我还是俣儿,都不会插手,这是我给你的承诺,无论我们最后是不是拥有天下,都会严格遵从的。”

“真的么……”谢信有些不可思议。

晋王点了点头。

谢信平复了一下情绪:“多谢王爷成全,谢信一定会约束影卫,让他们为王爷所用。”

“这不是补偿,我们在这件事上一直没说清楚,现在我说你听。”晋王认真说道:“我相信你不会做出格的事情,你是我的儿子,我相信你的品性,永远不会因为你哥哥而对你如何。这一切你应得的就不要推辞,知道了么?”

谢信点了点头:“谢信替影卫,谢过王爷。”


其实权力的分配需要时间的沉淀,欲速则不达明天要休息~